欢迎访问山西省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窗口平台! 登录注册
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 地市首页 > 法律服务机构 > 信息正文
【典型案例7】“一元钱”官司的思考——法律该不该较真 发布日期:2016-06-30    来源:本网

【典型案例7】“一元钱”官司的思考——法律该不该较真

一、案情介绍

     1998年4月,山西中学教师高某在北京购买了一本《法庭内外》,几天后他发现该书缺了十多页,于是就在4月21日乘电车去书店退书,书店同意退书,但拒绝赔偿高某的往返车费一元钱。高某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未获解决。后向北京东城区法院提起诉讼,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前后花了三千多元,最终胜诉,获赔1300多元。无独有偶,湖南律师佘某在乘火车补票的过程中,发现列车员“一如既往”且对谁都“一视同仁”地多收了5毛钱,遂诉至长沙铁路运输法院,要求退还多收的费用并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含精神损失费两万元)。被告随后主动和佘某联系,将多收的票款退还,但佘某仍坚持通过法院解决。著名的篮球运动员姚明,被可口可乐公司盗用姓名和肖像,经交涉未果,而致诉讼,姚明要求停止侵害并索赔医院。这种诉讼标的很小的诉讼通常被我们形象的称为“一元钱”官司。基于不同的价值观念,人们对这种官司也有不同的认识和看法。有人认为这属于诉讼权力滥用,有人认为这样的诉讼不值得,还有人认为这属于诉讼权力滥用,有人认为这样的诉讼不值得,还有人认为这体现了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的高涨,值得提倡。

二、法理分析

“一元钱”官司的出现反映了中国社会个体权利的勃起和声张,也体现了公民法律意识的增强,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诉求。对于“一元钱”官司应不应该打,基本上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权利是需要去争取和斗争的,耶林说过:“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自己的义务”。如果每个人都躺在权利的床上睡觉,结果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权利受到侵犯而社会整体权利的缺失。“一元钱”官司最大的意义在于其价值上,从中可以看到中国社会个人权利意识的变迁、正义的价值观的变迁、权利的价值第一性的地位维护等等,而这些也使我们看到了建设一个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法治国家的希望所在。另一种观点认为,“一元钱”官司有炒作之嫌,从经济学角度收益和成本不对称,而且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有限的司法资源应该发挥最大的社会效能,不应当被不合理的使用。对于当事人来讲,在“一元钱”官司的过程中,要起诉立案、开庭审理、举证质证、上诉、执行等等,当事人可能最后会赢了官司,甚至会得到舆论界和社会公众的支持,但最终是不经济的。

三、实务应用

社会进步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一元钱”官司的社会价值可能远远高于个体的受益,从这个角度,“一元钱”官司的积极意义是应当肯定和支持的。另一方面讲,“一元钱”官司和中国的熟人社会及传统歉抑文化存在一定的不一致,中国人讲究息事宁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万不得已不打官司的传统。因而,在肯定“一元钱”官司的积极意义同时,还应结合个体情况、打官司的必要性、成本收益等具体分析。

首先,不应当为“争气”打官司,更不应当为“斗气”打官司,权利的救济途径有多种,如协商、调解、和解等,如果能够通过非诉讼途径解决,就不应直接诉至法庭。

其次,对于民事个体而言(主要指公民个人),不能将个人生活完全拖入到一个诉讼中,因为个人一旦开始诉讼,整个家庭、朋友、单位等都会因此受到影响,其负面效应可能会大于正面效应。

再次,对于企业来讲,企业是商事主体,商事主体的目的是为了营利,讲究成本的最小化和收益的最大化,讲究和气生财。应当尊重和遵守法律,并很好地利用法律,但不能事事通过诉讼进行,在可以通过更平和的方式解决情况下尽量不要提起诉讼。

创业服务平台